众病之王:癌症传

BOOX读书笔记 | <<众病之王:癌症传>>

Siddhartha Mukherjee

这些临床疗法的新朋友

时间:2019-05-22 21:29

【原文】在亚尔伯特去世的阴影下,玛丽·拉斯克的抗癌运动更加急迫、坚决。

【批注】

这些临床疗法的新朋友

时间:2019-05-22 21:29

【原文】她要寻求的是一个能“付诸实现”的战略。

【批注】

屠宰场

时间:2019-05-22 21:56

【原文】朱布罗德的合作小组模式激励了癌症医学。

【批注】

初期的胜利

时间:2019-05-22 22:18

【原文】李敏求不想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做。因此,他是奉行自己的信念去做事而被开除的。

【批注】

小鼠与人

时间:2019-05-22 22:22

【原文】“弗雷和弗雷瑞克只是把能拿到的药组合起来而已……四五种药物的可能组合、剂量和给药方案是无穷的。研究人员要花很长时间来寻找药物的正确组合和给药方案。”朱布罗德这种连续、系统、客观的试验陷入僵局。现在需要的是与系统方法完全相反的方法,那就是凭直觉和灵感在致命药物的深渊上飞跃。

【批注】

马车和马

时间:2019-05-24 06:56

【原文】想成为化疗医师,需要朴素而坚定的勇气……当然,这种勇气,就是坚信癌症最终会被药物打败。当然这需要证据。

【批注】

抗癌的“登月计划”

时间:2019-05-24 07:13

【原文】兰德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与拉斯克派遥相呼应——癌症所缺少的不仅仅是一种医学治疗,还是一种政治治疗

【批注】

微笑的肿瘤学家

时间:2019-05-24 07:33

【原文】在国家卫生研究所,奥尔索普一针见血地指出,“拯救某个病人并不是最重要的任务,虽然医生花费大量精力来拯救每个病人的生命,或者说至少尽可能地延长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拯救某个特定病人的生命,而是要找到方法去拯救所有人的生命”。

【批注】

统计癌症

时间:2019-05-24 08:19

【原文】比灵丹妙药更强有力的,是相对不引人注意的市政设施的变化——更好的饮食起居、居住环境、卫生设施,污水处理系统和通风设备的改善,降低了美国和欧洲的肺结核死亡数。

【批注】

越来越怪

时间:2019-05-25 01:11

【原文】统计学自身的特征决定了它对癌症风险因素的鉴别是描述性的,而不是机理性的:它们描述了关联性而非因果,而且还要依靠某种程度上的储备知识。

【批注】

没有人徒劳无功

时间:2019-05-26 07:12

【原文】癌症不是集中营,但它与集中营一样具有毁灭的共性:它否定了在它自身之外和凌驾于它之上的所有生命的可能;它覆盖了生活的全部。

【批注】

没有人徒劳无功

时间:2019-05-26 07:13

【原文】当我剪断脐带的时候,我一部分角色是父亲,另一个角色是肿瘤医生。脐带血是已知最丰富的成血干细胞来源之一。这种细胞可以被储藏在冷库中,用于在未来治疗白血病的时候,进行骨髓移植。但这种极其可贵的资源往往在分娩后,被冲入医院的下水道。

【批注】

没有人徒劳无功

时间:2019-05-26 07:16

【原文】促使肺癌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预防——多尔-希尔和温德尔-格雷厄姆的研究,加上卫生局局长报告的推波助澜;各种政治运动(如联邦贸易委员会实施了警告标签制度);别开生面的诉讼(班茨哈夫和西伯隆尼案件);医学宣传以及反营销(反烟广告),共同导致了吸

【批注】

没有人徒劳无功

时间:2019-05-26 07:16

【原文】烟者的减少。

【批注】

没有人徒劳无功

时间:2019-05-26 07:18

【原文】相比较之下,白血病、淋巴瘤、睾丸癌死亡率的下降要归功于化疗。儿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一般能达到80%的治愈率。霍奇金病,以及一些大细胞性侵袭性淋巴瘤也同样可以治愈。事实上,治疗霍奇金病、睾丸癌、儿童白血病的时候,亟待解决的问题不是化疗的剂量要多高,而是要多低:有试验正在研究是否把原有治疗规程按比例减小,用毒性较低的温和剂量施药,可以达到同等的治愈率。

【批注】

没有人徒劳无功

时间:2019-05-27 01:13

【原文】一边是新科学,另一边是旧医学。玛丽·拉斯克曾探寻癌症的划时代转变,但已经发生的改变似乎属于另一个时代。

【批注】

旧癌症的新药物

时间:2019-05-27 01:17

【原文】20世纪80年代以前,治疗癌症的医疗手段主要围绕着癌细胞的两大基本弱点。首先是大多数癌症在系统性扩散之前源于局部性疾病,手术和放疗就是针对这一弱点。在癌细胞扩散之前,还只是切除局部的肿瘤,或者对某部位用强大的X射线灼杀癌细胞,这就是手术和放疗,目标是把癌症彻底由身体内消灭干净。

第二个弱点是某些癌细胞的快速增长*。20世纪80年代之前发现的大多数化疗药物,其标靶都是这第二个弱点。叶酸拮抗剂(如法伯的氨基喋呤)干扰叶酸代谢,剥夺所有细胞分裂所需的某种重要营养。氮芥、顺铂与DNA发生化学反应,致使DNA受损的细胞不能复制自己的基因,从而不能分裂。长春新碱(长春花毒)阻挠细胞分裂所需的架构“分子脚手架”的能力。

【批注】

旧癌症的新药物

时间:2019-05-27 01:18

【原文】以细胞生长为标靶的治疗还碰到了一个生物学的天花板——正常的细胞也必须生长。生长是癌的标志,但同样是生命的标志。一种针对细胞生长的毒素,例如长春新碱或顺铂,最终会攻击正常的细胞生长;而体内生长最快的细胞就开始承受化疗的副作用。头发脱落、血液紊乱、皮肤干燥、内脏蜕皮。20世纪80年代,激进的化疗师绝望地发现更多的药物会产生更大的毒性而没有带来痊愈。

【批注】

旧癌症的新药物

时间:2019-05-27 01:18

【原文】要针对癌细胞施以新疗法,科学家和医生就需要找到癌症独有的新弱点。20世纪80年代癌症生物学的发现对这些弱点提供了大量细致入微的理论观点。三个新原则的出现,代表癌症三个新的“阿喀琉斯之踵”。

【批注】

一线之城

时间:2019-05-27 01:31

【原文】接着,他在白板上一步步地为她画出了一个史诗般的科学之旅,从发现neu开始,到在乌尔里希的实验室的再次发

【批注】

一线之城

时间:2019-05-27 01:32

【原文】现,再到人们为生产一种药物而做出的努力,最后的高潮是谢泼德和卡特精心融合出的抗体。布拉德菲尔德在考虑了从基因到药物的进程后,同意加入斯拉蒙的试验。

【批注】

4分钟跑1英里

时间:2019-05-27 01:49

【原文】1999年6月,许多原来的患者仍然处于深度的缓解中,格列卫显然很成功。这一成功仍在继续,它已经成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标准药物。现在,肿瘤学家在讨论这一致命的疾病时使用“前格列卫时代”和“后格列卫时代”这种说法。德克萨斯州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白血病医生哈高普·坎塔尔坚(Hagop Kantarjian)最近总结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药物的影响:“在2000年之前,我们看到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时只能告诉他们,这是重病,病程会致命,预后很差,平均生存期可能是三到六年,首选疗法是异体移植……没有其他疗法……如今当我再看到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时,我告诉他们这是一种病程缓慢的白血病,预后良好,只要他们终生口服格列卫,通常都能颐养天年。”

【批注】

十三座山脉

时间:2019-05-27 02:03

【原文】她说:“没有选择。”几乎是无意地指向孩子们玩耍的房间。“朋友经常问我是否觉得这个疾病在某种程度上让我的生活变得不正常了?我也一再地告诉他们同样的话:对于一个生病的人,这就是他

【批注】

十三座山脉

时间:2019-05-27 02:03

【原文】们新的正常态。”

【批注】

十三座山脉

时间:2019-05-27 02:08

【原文】正常的细胞都是相同的;恶性细胞各有各的毒性。*

【批注】

十三座山脉

时间:2019-05-27 02:11

【原文】古谚云:山外有山。一旦鉴别出这些突变,就需要确定这些突变基因在细胞生理上的功能。我们需要重述过去的一个模式来通向新的知识——从解剖学到生理学,再到治疗。癌症基因组测序代表了对癌症的遗传解剖。就像19世纪魏尔啸从维萨里的解剖学上纵身一跃进入癌症生理学一样,科学必须做一个从分子解剖学到癌症分子生理学的飞跃。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突变基因是什么。而真正的挑战是理解突变基因的作用。

【批注】

阿托莎的战争

时间:2019-05-27 02:21

【原文】此外还有更加微妙的理由让我们记住这个故事:虽然医学的内容千变万化,但我认为它的形式永远保持惊人的一致。历史屡屡重演,而科学产生巨大回响。未来,我们用来对抗癌症的工具无疑会在50年内发生改变,如此引人注目的变化可能导致难以识别癌症预防和治疗的局面。未来的医师可能会嘲笑我们以原始的毒药鸡尾酒组合,企图杀死我们这个物种所知的最基本和专横的疾病,但是这场战争中的主流会保持不变:坚韧性、创造力、恢复力、在失败与希望之间挣扎、执著于普世疗法的追求、战败的沮丧、傲慢和狂妄自大。

【批注】

阿托莎的战争

时间:2019-05-27 02:23

【原文】医学超越了癌症,我们有了期待的理由。即使没有治愈在望,但新一代的药物会控制住癌症,而当第一代药物失效时,另一代药物会扭转颓势。

【批注】

阿托莎的战争

时间:2019-05-27 02:24

【原文】她的女儿,在1999年还是十几岁的少女,现在是波士顿一所大学里异常成熟的大二学生,已经成长为她的伙伴、闺蜜,偶尔也是护士,更是知己。(杰曼说:“癌症打碎了很多家庭,也成全了一些家庭,对我而言,二者皆有。”)

【批注】

阿托莎的战争

时间:2019-05-27 02:25

【原文】那个晚上,杰曼似乎已经捕获到抗癌斗争一些最原本的东西:为

【批注】

阿托莎的战争

时间:2019-05-27 02:26

【原文】了能追上这种疾病的步伐,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创造,学习新知识,扬弃旧策略。

【批注】

悉达多·穆克吉访谈录

时间:2019-05-27 02:29

【原文】※当您不得不传达坏消息时,您是怎样为此做准备的?

真正有用的,就是倾听那个要接受坏消息的人,这是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学到的首要之事。我是说,坏消息通常都让人感觉窒息或绝望。有人想去参加他们女儿的毕业典礼,那可能就在两个月之后;另一个人的目标可能是她能大学毕业。如果你清楚这些病人的目标,包括那些可能达成和不可能达成的,以及他们怎样能够或不能实现,那

【批注】

悉达多·穆克吉访谈录

时间:2019-05-27 02:29

【原文】么就能使你们的交流更加实实在在。你可以说:“好吧,如果看到儿子到达他生命的里程碑这一时刻对你意义重大的话,那么我们很可能实现目标。”我想这确实可以减缓坏消息的意味。

【批注】

悉达多·穆克吉访谈录

时间:2019-05-27 02:30

【原文】如果(研究)在癌症生物学范围内,对人类生活(如癌症的治疗或预防方面)有直接影响,我会尽力记录下来。癌症生物学的发现必须“转化”成医学现实。

【批注】

悉达多·穆克吉访谈录

时间:2019-05-27 02:32

【原文】※作为一位执业肿瘤医师,又身为人父,您怎么能抽出时间来写作一本这样大篇幅、复杂的书呢?

我必须挤时间。重要的是要有做这件事的理由。而做这件事的理由就是,我要回答病人的问题。只要这一点铭记在心,我就感觉这本书在很大程度上仿佛是由它自己写就的。当我晚上巡房回来或从实验室回来后,就开始写作,一直写到我回答了前一天晚上留下的问题。

【批注】